社会

栏目分类

这些“杀手”都很冷!排名第一的“变态大师”是钱学森……

2018-09-14

  

▲宋光天

大一上的无机化学是他教的,记得那时刚上大学,很不适应大学的教学方式,每次都觉得无机的东西很深奥,尤其是明明看书的时候自己好像很明白,被老师一讲,就有点糊涂了。刚开始很着急,觉得自己很笨。觉得老道好牛,好高大的样子。到了大一下的时候,老道接着教我们半个学期的无机+分析化学。这个学期由于我花了很多的精力去学化学。期中考试答疑的时候,我准备了几个问题,当我提出第一个问题的时候,老道呆了半天,然后开始跟我绕圈子,就是说了很多废话,东扯西扯,就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还把我绕的很晕。我不死心,又问了第二个问题,老道还是用同样的方法,把我绕晕了。当时我极其愤怒,觉得老道不学无术,还误人子弟。呵呵。或许,我很不适应他回答问题的方式。

冯克勤调到北京研究生院,孙老太太也杀到玉泉路,从此成为首都一害。

其杀人之敬业可见一斑。

据说老顾带研究生,还会检查学生硬盘,把黄色图片统统删除,学生极为不爽。我可以理解老顾,黄色图片,这不是个人隐私问题,是字节浪费问题!删除黄色图片,这种几兆几兆减少空间的爽事,那是老顾平生最爱。

他的福建口音经常闹笑话,有一次,林秀鼎说他和陈景润很熟

林秀鼎是华罗庚的学生,貌似老林上非数学系的近似代数不错,但听他讲教数学系的近似代数,简直是灾难。林秀鼎每推导必卡壳,板书极乱,手书前一行上歪80度,后一行下歪80度,仿佛天书,配上他的福建口音,根本无法辨认。

头号“杀手”当然是钱学森。

不过钱先生“杀手”之名流传至今,归功于黄吉虎。

你看英语,他骂你不务正业,不学专业,只能背单词,出国当混混;

科大建校第一天就无愧于名校之称,因为那一批名震江湖的“杀手”!

老道(倪其道的外号)是一个很不错的人。对学生很耐心,很温柔。尤其是带实验课的时候。老道或许称得上“杀手'”,但以我的亲身经历,我觉得他学术上不牛或者,他很牛但不适合当一个老师。

老林有很多名言,可惜年代久远都忘了,比如他对94级说“对待考试,要像过节一样。”我想过节也分旧社会和新社会,旧社会过节,还分地主和农民呢。

陈自己也不讳言,他整天用C写程序,写到一个地方,发现一个变态bug,记下来就是下次的考试题。

老林说话一唱三复,每每声渐不闻音渐消,犹如泉水回声,颇为搞笑。比如林秀鼎会忽然问,我考上科大时,是福建省第一名。

吃蜂蜜的小熊维尼、活泼的跳跳虎、粉红色的小猪……有没有勾起满满的回忆?这部动画片可是说是迪士尼动画的经典了,记得小时候衣服上,铅笔盒,大部分东西上面都有它们的logo!

“陈景润的爸爸死的时候,我送他一个猪;我爸爸死的时候,他送我一个猪”。

余生也晚,学校四大名捕,一个都没有碰到。

林秀鼎有很多怪异的习惯,比如拒绝上上午的前两节课,因为他认为早晨起来,脑子需要预热,所以硬要把课换到周六的三四节课。

有一次拖堂,我班一才女大怒,扬长而去。老林亦大怒,问到你叫什么名字。才女大叫“9^^^003!”,头也不回,绝尘而去。老林颇为尴尬。

这半年期间,钱先生选用了冯·卡门和比奥合著的《工程中的数学方法》,作为主要参考书。他亲自请童秉纲先生(后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,科大下迁合肥后曾担任近代力学系主任多年),为200多名同学补习力学。另一门课是补高等数学,从极限开始直到数理方程。半年下来,光数学题就做了近3000道。

你看他的数据结构,他骂你临时抱佛脚,事先没有预习;

▲钱学森

最后一位是顾乃杰。顾乃杰有两个可爱之处。

老宋是球迷,上课每以足球为例,时甲A联赛刚开始,有一次期中之后,老宋高声曰,期中考试,意味着一个赛季的结束。你们考不及格的同学,如果踢不了甲A,可以踢甲B,去学简明线性代数。照此看来,我即使不用转会,也不过是留在甲A的板凳球员而已,我一直以为,老宋此话,有失厚道。我无论如何无法搞懂约当标准型的证明。老宋还有一招是虚张声势。记得那年期末我们五天要考五门,老宋坚持期中考试之前有两道题,大家一定要复习,事实上一道也没有,我等琢磨期中之前内容,好生辛苦。

当年我们学她的组合数学,考了四个小时,中间拿担架抬出去一个。众人寒,然后导师继续说:“抬出去的是孙淑铃自己,她站着监考,四个小时,哪里受得了啊!”

《十年夜雨》中记录的四大杀手分别是张鄂堂、倪其道、朱栋培、李百浩。

宋光天上课总是沉醉在自己的数学世界里面。当年上线性代数的时候,时不时地就赞美一句约当标准型。或者就是打几个洞。搞得一群人晕头转向的。最可恨的是考试的题目巨简单,但是老宋讲课的时候过于陶醉那些前面的纯理论,结果很多人以为后面的计算没讲过就会不考。考试卷子下来,全傻了眼。真亏。

我猜,华罗庚也不是好缠的货色,范植华回忆华老,学生问问题,华老时常疾言厉色,训道:“这种问题,不要拿来问我!”大牛个个很拽,学生听不懂只能找快豆腐撞死。例如朱洪元教量子力学,“听不懂那是你没水平!”郭永怀在中科院是有名的工作狂,科大学生也说郭先生课程很难,不容易过。虽不知郭永怀在科大有无杀人如麻之事,不过其夫人李佩回忆郭在康乃尔的博士生"都怕他怕得不得了'',以至于学生的太太找到李佩抱怨,老郭太狠,能把大男生骂得直哭。这个出口转内销的杀手断非善类。

版权声明:

▲顾乃杰

剩下的话也是多余了。老顾做了计算机系执行主任,这是勉为其难。

第一是暴牙。黄吉虎也有点暴牙,但老黄笑起来那叫亲切,顾乃杰就就比较凶。

老林的助教也很有趣,似乎叫黄镇,黄镇是江西宜春人,说老林不容易,儿女都不在身边,有时出校园乱逛,居然连鞋子穿反,背心也穿反,黄镇就找个借口把他拖回宿舍。此黄镇板书比老林要工整,但擦得极快,学生抱怨。黄镇回过头来说:“你们知足吧,我们数学系还有教授,右手板书,左手板擦,边写边擦。我比他好多啦!”

孙教组合数学必杀人,很多人大学唯一不及格的课程即为组合数学,落到大五补考,没有一个不对老太太咬牙切齿的。

记得这是接触的第一位漫威英雄,动画版的蜘蛛侠同样是个话唠,想来每个人小时候都希望成为像蜘蛛侠这样的超级英雄吧~~

总之,我觉得老道讲课的宗旨不是把复杂的东西讲的简单,让学生容易明白,而是把简单的东西讲的很复杂,这样学生都不明白,显得自己很牛。

给学生考试,老林肯定就像旧社会的地主一样快活;

陈意云这老头显然算是杀手。陈意云那本《编译原理》写得是极其搞笑,有人认为经典,也有人认为是狗屎,反正内容好生晦涩.

小黄至今抱怨老黄:“一分都不肯多给我啊。”我辈眼中,或以为黄茂光比之钱学森无名小辈也,然此黄生游学于MIT、康乃尔,分量不轻。原应叹息故园“杀手”阵容之豪华。

黄吉虎提到当年钱先生亲授星际航行概论。期末考试考了一天,全班两人及格,乌兰夫的儿子等四人被担架抬出场外。五十年过去,当年惨烈仍不难想象。而且,对这次考试,钱先生很不满意,他认为同学们的基础不扎实,需要用一定的时间补课,因此近代力学系58级学生在学校多留了半年。

当年每个算法必定一个个数位(不是字节)想着怎么精打细算,老顾经常跟我们表演怎么节省三个数位的绝技,看得大家是如痴如醉,微软那狗屎几百兆几百兆吃内存,当然会被老顾的唾沫淹死。

我遇到的杀手,有些也已经温柔。例如数学系那些教授,看家本领是期中关一堆人,期末通通放行。我的数学分析、线性代数、抽象代数、常微分方程期中都是60/65,仇家当然记得,是徐森林、宋光天、林秀鼎和蒋继发。

“牛战士从不摘下自己的面具”有没有很熟悉?这是片中牛战士的经典台词,记得这是以前每天中午吃饭时必看的动画片,原来一直以为是国内制作…因为它包含了大量中国元素,十二生肖,中国功夫,神话故事等。每集结束后的问答环节也是一大看点!

对了,你还千万别迟到。

计算机系没有冲进全校杀手名人堂的教授。但也颇有几个人值得一说。

老顾学问做的不错,课也讲得很好。老顾最看不起微软,上课必痛批微软那破操作系统丢人现眼。这是可以理解的,老顾对那些古典节约型算法有极大兴趣,因为教科书显然成于内存论K算的时代,那想现在内存论斤卖。

陈是个勤奋大叔,据说离婚了,每天工作14小时,唯一的休息是晚上六点回家吃一次饭,看新闻联播。

第二,球迷。每场亚洲杯比赛之后,顾乃杰必在黑板上画一个阵势图,痛批彭伟国占位不好之类。

反正他的考试,我始终抱着杨白劳过年的心情。

吾校当年,巍然森严。变态大师中非唯钱学森一人而已,以黄吉虎之冰雪聪明,回忆从前还是叫苦连天,抱怨这些人都是一个样。黄吉虎当年中箭倒在黄茂光的高等数学课下,混了一个59。

陈意云的大脑绝对不像C语言那样编译执行,而是个标准的Java,边解释边输出。

印象中和倪其道吃过一次饭,还好,饭桌上他没有一刀砍死我。李百浩好像教计算数学,江湖上人称李十刀。李十刀名震东西两区,腰斩无数武林豪杰。新生一进校,老生的科普中,李百浩是必谈内容。大概是你碰到李百浩,就可以找根面条自己了断了。《十年夜雨》记录了李百浩家传绝学,所谓迎风一刀斩,说的是老李干的是先数18份最差的卷子,说,你们不及格了。因此,李百浩又称李十八。

“你们谁是福建来的?谁是第一名,请举手,请举手,请举手?”然后老林用逐渐减弱的声音叮嘱再请对方把手请放下。放下之后,老林再用降调说三声“谢谢”,仿佛童话中的卡通人物,极为可爱。

你什么都不干吧,他骂你昨夜笙宵无度;

众人大笑,半响方知,老林是说,对方老爸死的时候,送钟表示哀悼。

▲郭永怀

话说老陈考试多年关人无数,期末答疑,女生围住他狂问不已,老陈忽然笑了,说“上一届有20个人不及格,女生占了一大半”,女生面如土色。

另外一位杀手是孙淑铃,是冯克勤夫人。女人杀人,必然更加灭绝人性。孙老太太据说是好人,因为好人杀人可是童叟无欺,没得商量。

▲陈意云

文章内容来源于瀚海星云BBS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侵删

我曾经头脑发热要选这门课,没想到导师大笑,说我给你讲个笑话。

老顾的课前,你干什么都不对。

我印象比较深的是,陈意云上课也经常卡壳,经常半天不说话,一个人对着黑板想,回头冒出一句话。陈意云极其痛恨迟到,凡迟到者必记下名字,有一次一福建老大迟到,站到门口,陈意云看得他是目瞪口呆。这种事儿陈意云见得多了,但陈还是看了老大半天,最后说,“你——进——来——,今天——我——不扣分,因为——下雨”。老陈说完这句话足足花了3分钟,全班大笑(我们都是编译执行,笑起来可没有犹豫)。我更暴笑,觉得你老人家主频也太低了,不就多一个下雨的额外输入,犯得着想这么久吗?

喜欢让学生挂科的教授叫“杀手”。如果一个学校没几个“杀手”,断然没有资格叫名校。既然叫“杀手”,可想而知学生有多痛恨这些变态教授,然而毕业之后,我们却发现,我们很感激的常常却是那些冷血残酷的“杀手”。

话说陈意云脑袋是建立在Java虚拟机上的,但他的最爱却是C语言的各种变态错误。

老道,人还是很好的。他也不是真的杀手,我们的成绩要是很低,他就开根号乘以十,想想也很好玩。而且老道让我们把上课吃早餐的习惯发扬光大。他每次总是很和蔼的说“吃吧,吃吧,不要饿着了。”

有部电影叫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,然而记忆中的科大,那些杀手都很冷!

顾乃杰嗜好心理震慑,显然对于学生有九斤老太,一代不如一代之叹。因此上课经常直言相告,“吾好杀人,期末一半不及格!”

▲黄茂光

真人斗地主每天送6元-真人斗地主美女版破解版-真人斗地主美女版手机版-真人斗地主迷你版下载 版权所有

友情链接